大人该读《弟子规》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人该读《弟子规》

  核心

  到5月6日,一个月里,北京已经开出两万张行人违法罚单。两万张罚单,还仅仅是带头闯红灯和不服管理的,抱怨说交通信号灯设置太短、信号灯等待时间过长。《新京报》

  面对闯红灯,有人建议法律伸手、重典惩罚,但这基本等于是纸上谈兵。

  一个城市几百个道口,也不可能雇几百个交警,每一个路口站一个,谁闯红灯罚谁款。乱世用重典,和平鸽飞舞的时期,别单纯指望法制力量来高射炮打蚊子。北京闯红灯罚款试点的遭遇,能有力说明这一点。

  不文明行为,往往体现在肢体语言。很多的国人的双脚,体现的不文明,让人咋舌。诸如,过十字路口的脚,行如风,快似电,眼睛不左顾也不右盼,不上仰也不下视,像马路是给他自己开的。再诸如,电梯内外,一进一出,外面的常常会急不可待地把还没来及出电梯的撞个趔趄;又诸如,中国脚,已经跨出国门,在外国机场免税店里,像商品不要钱似的争前恐后,把人家的玻璃门挤碎了好几扇;还有,排队抢、购物抢、买火车票抢……都是这双脚干的。

  这些急匆匆的脚之主人,主要症状是舍我其谁、目中无人,在属于大家的公共空间里,形如《樱桃小丸子》里那只叫小强的苍蝇,上下乱窜,嗡嗡乱飞。小便宜得逞后,他们面部表情,并不是得意洋洋,而是麻木不仁,理所当然——就该这么着啊,怎么了,大家都忙,快节奏生活不就这样吗?

  因此,比不文明更可怕的,是这种麻木的集体无意识。国人目前刚刚吃饱穿暖了三十多年,咱比穷国家富裕不少,跟发达国家又差不少,不上不下的时候,广谱的公德,容易出问题。我们物质文明的增长率速度如高铁,可有些人脑袋里的公德意识还停留在半个世纪以前,不能同步,严重滞后,不思进取,以丑为美。一国公民,真正的富强,应该是从内到外的,不能仅仅以填饱肚子当可怜的最低标准,这样永远不会被世界尊重和看重的。

  面对这些不文明,舆论呛呛得很厉害;学者建议,也不少;有报纸,常年有固定栏目呼吁公德;央视新闻频道为此还开了一个小栏目。这些,虽然还没起到立竿见影、改天换地的效果,但已见初效,至少说明我们知道羞耻了,就像象征原始社会结束的一个细节,是猿猴知道羞耻了,扯下树叶子遮住裆部。

  但有人建议学美国的文明,笔者不敢苟同,现在标定“文明人”的规则里也有种族歧视在其中,一百年多年前进城后的美国西部牛仔,还扯开裤裆当街撒尿呢,后来克林顿的“拉链门”行为跟其有异曲同工之妙,呵呵。其实我们有现成的文明教化材料,把国学里的一部《弟子规》读透了,坐卧立站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,就是过马路、乘电梯这么点破事,还用像唐僧取经一样搬外国经验吗?问题是,现在念《弟子规》的是孩子——还是幼儿园的孩子,学龄后的大孩子忙着学习呢,顾不上了。而忙碌的大人们,更不屑于看这些小儿科。再者,我们经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场长达十年的文化浩劫,道德价值观被普遍洗脑之后,很多人小脑里留下了“孔孟之道是封建糟泊”的残羹剩渣,留下了自私、冷漠的阴影,余毒不浅,还延伸为一部分八零后、九零后年轻人的过度“自我”。岂不知,我们骨子里的“儒雅”二字正是来自儒家。《弟子规》之类汗牛充栋的国学经典,煌煌照亮了几千年中华文明史,那时候的中国人活得很从容、很宽容、很讲公德、很有尊严。从汉服礼服的风格就能看出来,如果是抢着过马路,汉服的长袍大袖是会把人绊个大跟头的。

  过马路左右看,不在路上跑和玩;乘坐电梯,先下后上——这些,是人之初幼儿园老师教给我们的社会课堂第一课。现在,有些人又把这些人生教育“还给”幼儿园老师了。这时候,不仅仅是孩子,也建议大人们重新读读《弟子规》,当然,这本书里也有愚忠愚孝的糟粕,注意去伪存真,别“掉书袋”。

  此书95%的还是精华,看了别白看吆……

 

本文由推拉力计,首发http://www.liyipeng.c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